1. <form id='edadbb'></form>
        <bdo id='edadbb'><sup id='edadbb'><div id='edadbb'><bdo id='edadbb'></bdo></div></sup></bdo>

            俄中投资基金是开放性平台,可以接纳国际机构投资者的其它资本。这样一来,俄中投资基金管理的资金将达到25亿美元。

              据了解,俄中投资基金于2012年由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各出资10亿美元成立,目前已投资逾25个项目,范围遍及林业、基础设施、消费品、金融和其他行业。

              在当前这个特殊时刻,沙特投资中国、俄罗斯基金释放出什么信号?

              看起来财大气粗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又是个什么来头?

              文 | 王诚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湾阿拉伯国家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公众号“译读海湾”创办人

              1

              星光黯淡的盛大派对

              说到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就不得不提于10月23-25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的、号称“沙漠达沃斯(Davos of Desert)”的“未来投资倡议(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大会。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受沙特籍记者卡舒吉遭谋杀一案的持续负面影响,本届“未来投资倡议”大会星光黯淡。

              与去年首届会议期间熠熠生辉的与会代表名单相比,本届会议上,不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美国财长姆努钦等政要高官缺席,维珍集团、优步、福特汽车、黑石、摩根大通和贝莱德等众多国际知名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也纷纷拒绝与会。彭博社、美国有线新闻网等媒体也取消了与该会议的合作关系,导致本届会议的媒体曝光度大幅下滑。

              会议召开前夕,“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更指称沙特方面未经授权,盗用“达沃斯”混淆概念,为会议本身再添负面影响。

              但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能够看到包括约旦国王、迪拜酋长等地区国家领导人前往利雅得,为本届会议站台。

              即使沙特因卡舒吉事件广受国际社会诟病,这项被视为中东地区最重要的国际投资会议仍然吸引了足够多的世界目光。

              仅在会议首日,会议主办方——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负责人鲁迈延(Yasir al-Rumayyan)就对外宣布,沙特方面已与外国投资者签订了25项合作协议,涉及能源、石化和交通等领域,总金额高达550亿美元。

              那么,这个在争议声中备受关注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究竟是怎样一个活动?

              据沙特官方表态,“未来投资倡议”大会是一个国际平台,致力于探索未来发展的趋势和机遇、定义产业未来、确保投资促进世界持续繁荣和发展。该大会不仅仅是每年举办一次的活动,而且将仿效“世界经济论坛”,成为一个拥有独立董事会和执行总裁的新机构,配备专职工作人员和办公场所。

              但实际上,该大会就是专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而举办的一场盛大派对,是为了提升该基金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加强该基金与贝莱德集团(BlackRock Inc。)、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等机构之间的合作,借此为沙特招揽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

            10月23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左三)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左二)出席会议。  10月23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左三)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左二)出席会议。
              2

              加速扩张的主权财富基金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并非全新成立的投资机构,它早在1971年就已成立,旨在支持对沙特经济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项目。

              此前,该基金投资方向主要为沙特国内市场,持有约1300亿美元的沙特上市企业资产,包括全球第四大石化企业——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以及沙特最大金融机构——国民商业银行(National Commerce Bank)的控股股权。

              该基金负责人鲁迈延是沙特-法国资本集团(Sandi Fransi Capital)的前任首席执行官,于2015年掌舵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自此以后,该基金团队规模迅速扩大,卡塔尔投资局房地产投资部原负责人班克赫斯特(Greg Bankhurst)加入担任首席发展官(Chief Development Officer),利雅得银行投行部原负责人沙里夫(Rashed Sharif)入职担任本地市场投资主管。

              根据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uhammad bin Salman)所推行的“2030愿景”改革计划,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该国政府努力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的核心,是为推动当地经济增长提供资金支持的最主要投资工具。

              在沙特方面的规划中,至2020年该基金管理资产总值将由最初的2300亿美元增加至4000亿美元,投资回报率将由3%提升至4-5%,进而到2030年将规模扩大至2万亿美元,长期投资年化收益率提升至6.5-9%,成为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之一。

              2017年10月对外发布的首份商业计划书显示,该基金正在加速扩张,寻求将持有的海外资产比例提升至四分之一。先是与日本软银共同出资1000亿美元发起设立“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承诺与美国黑石共同出资200-400亿美元参与美国基建项目,将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共同出资100亿美元投资两国合作项目,还将通过入股私募基金加大在法国等欧洲市场的投资。

              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Sovereign Wealth Fund Institute)今年10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管理资产总额达到3600亿美元,在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排行榜上位列第10位。

              除沙特政府在“2030愿景”公布后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划拨的约267亿美元(1000亿里亚尔)资金外,该基金对外投资计划所需的资本主要来自沙特政府推动的“私有化改造”。

              这一改造旨在向沙特国内外投资者部分或全部出售能源、水利、交通、电信、石化、航空和金融等领域的国有企业股份,如沙特邮政公司(Saudi Post)、沙特航空公司(SAUDIA)、沙特电力公司(SEC)以及沙特海水淡化公司(SWCC)等。

              沙特政府希望通过出售这些国有资产股份,筹集至少3000亿美元资金注入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其中,最为外界所关注的就是前景扑朔迷离的沙特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即“沙特阿美”)的IPO。此外,该基金还将通过资本市场借款筹集资金。

            PIF投资版图PIF投资版图
              3

              大手笔的海外投资

              去年底“未来投资倡议”大会上推出的“未来新城(NEOM)”是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支持开发的旗舰项目。

              该项目位于沙特西北部与埃及、约旦交界的塔布克省(Tabouk),包含后两国部分领土,西临红海,北接亚喀巴湾,占地2.65万平方公里,主打超级城市、智慧城市概念。项目着力打造新能源、交通运输、食品、科技和电子信息、高端制造、生物科技、媒体、娱乐、城市服务等9大产业。该项目预计投资额高达5000亿美元,由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提供启动资金、全资控股并适时启动“未来新城”整体的IPO。

              如果说“未来新城”代表了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在沙特国内的投资方向,那么该基金与软银集团共同发起设立的“软银愿景基金”就代表了沙特投资的海外形象。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和软银之间的合作始于2016年。

              一方面,当时的沙特王储接班人萨勒曼面临着国际油价持续低迷、沙特财政捉襟见肘、国家经济不断衰退的不利局面。急于推进“2030愿景”的萨勒曼将目光投向了长期趴在美债上的沙特海外资产,但却不知如何提高投资收益率。

              另一方面,软银集团掌门人孙正义当时提出了“软银2.0计划”,希望打造“愿景基金”,投资将对未来产生影响的科技企业,却面临钱荒的窘境。

              当萨勒曼于2016年9月率团访问日本后,孙正义借拜访之机向年轻的沙特领导人描绘了改革经济发展模式的蓝图,并游说后者与软银合作以支撑“2030愿景”计划的实施。于是,仅仅45分钟的会见就打造出了一个有史以来的最大私募基金——“愿景软银基金”,资金总额高达1000亿美元,其中,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出资450亿美元,软银集团出资280亿美元,来自阿联酋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出资150亿美元。

              7月举行的“2018年软银世界大会”上,孙正义对外宣布,“愿景软银基金”首年投资回报率高达60%。受此鼓舞,已晋升为沙特王储的萨勒曼宣布将对孙正义发起的第二支愿景基金再注入450亿美元资金。

              除此以外,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还自2015年收购了多家知名企业的股份,包括2015年6月收购韩国钢铁企业POSCO旗下工程部门的38%股份、2016年11月收购中东电商平台Noon的50%股份、2018年7月收购沙特电力工程公司ACWA Power的15%股份等。

            软银集团掌门人孙正义和沙特王储萨勒曼软银集团掌门人孙正义和沙特王储萨勒曼
              4

              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

              正如前文所述,无论是当下备受争议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还是如今大肆扩张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资产版图,都是沙特王储萨勒曼推动沙特社会经济改革的产物。

              2016年初,他以时任沙特王储继承人的身份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表示,正在沙特国内推动一场“撒切尔式的革命(Thatcher Revolution)”,这就是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计划,以“活力社会、繁荣经济、雄心国家”为主题,旨在优化沙特经济结构,降低对油气产业的倚赖,也被视作是沙特在“后石油时代”的生存路线图。

              当时的西方国家,人们普遍对此感到乐观,认为这位年轻的国家领导人将会以符合西方对现代化和前瞻性改革的理解方式去改变沙特。

              然而,当沙特籍记者卡舒吉遇害后,弥漫在西方政商界精英中的这种乐观情绪急剧消散。他们开始质疑,是否应继续支持萨勒曼通过“2030愿景”推进改革,在面对沙特政治威权主义的残酷现实时,是否应当切断与沙特统治者的合作关系。许多最重要的西方与会者取消了行程,决定不参加此次会议就是这种质疑的具体体现。这也为沙特继续寻求吸引外国投资、推进“2030愿景”蒙上了阴影。

              然而,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这些纷纷宣称退出或杯葛此次“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的西方公司,仍然派出了级别较低的代表低调与会。例如美国摩根士丹利和花旗、英国汇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瑞士信贷集团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虽没有亲自出席,但均派出代表团与会,以期最大限度降低对与沙特合作关系的影响。

              美国贝莱德集团首席执行官芬克(Larry Fink)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直言不讳,“商业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我们与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生意往来,但这并不表明我们也必须要认同这些国家政府的政策”。

              彭博社发表评论称,西方公司与沙特政府间有着深度绑定的利益纽带,沙特籍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引发的危机暴露出华尔街在道德伦理与商业利润间的纠结。

              但对于沙特国内的社会经济改革本身,我们必须看到这位并未按照西方国家预设轨道发展的沙特王储,的确在寻求改变沙特,使之符合他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改革议程。根据这项改革方案,沙特的经济和社会都将被施以颠覆性地调整改变。

              加上卡舒吉遇害案,沙特王储的父亲、沙特国王萨勒曼已经是第三次出面为其善后棘手麻烦。此前两件分别是王储在今年4月访美期间逾越沙特王室红线,公开向以色列示好;以及在沙特内部反对声重重的情况下,一意孤行推动沙特阿美IPO。

              作为一个“改革者”,王储萨勒曼的王位继承之路会否因此出现变数?

              答案是有,但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无论是萨勒曼国王还是支持沙特王室的特朗普总统均找不到合适的B方案。

              王储领导下的“2030愿景”计划亦是如此,一旦失败或将导致重大不利,进而给沙特乃至整个地区带去灾难性的后果。这位极有可能是未来半个世纪内的沙特统治者已经展示出,当他登上王位以后将如何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上领导这个石油王国。

              5

              深度绑定的利益关系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似乎也有相同的问题。

              前不久,该基金通过银团贷款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筹措所需的110亿美元资金。这使得它与传统上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产生了明显的差别,更像是私募股权基金,引发外界对其“借钱赚钱”的质疑。

              沙特政府对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管理模式,清楚表明了该国领导人在实现改革目标上的急迫性,即在最短时间内向国内民众展示快速的改革回报,换取民众对王室统治的支持。

              对此,那些与公共投资基金有紧密利益往来的西方企业和金融机构,由于深度绑定,只能选择接受这样一种高风险的基金管理模式。

              就如同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及其他西方国家政府一样,对于目前深陷麻烦的沙特王储及其推行的“2030愿景”计划,也只能选择接受。

              截至目前,美国对沙特的制裁仅限于签证。特朗普始终念唠那1100亿美元军火大单,担心中俄“乘虚而入”。而欧盟在针对沙特的批评上显然也有所保留。

              即便如次,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沙特作出向俄中投资基金注入5亿美元的举动,在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索罗维(Valery Solovei)看来,依然释放出一种利用俄罗斯和中国对冲美国及欧洲国家对其施压甚至制裁的信号。

              莫斯科卡内基中心高级研究员鲍诺夫(Alexander Baunov)认为,搭建起与沙特王储间的良好私人关系对于普京总统而言,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外交成就。因此,当沙特与西方国家间关系因记者卡舒吉遇害一事发生波折时,俄罗斯绝不会放过借此强化与沙特间合作关系、为俄罗斯企业争取在沙特市场商业利益的历史良机。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